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金融信息 > 正文

康鹏科技IPO:频发安全事故致人伤亡 5000万理财爆雷恐打水漂

王浩 | 融信财经

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鹏科技”)拟再次冲击科创板。本次闯关科创板,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3,850万普通股,欲募资10亿元主要用于兰州子公司2.55万吨/年电池材料项目。公司是一家含氟精细化学品制造商,主要从事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医药化学品和有机硅材料等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康鹏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为杨建华家族,杨建华家族通过欧常投资、琴欧投资、冀幸投资、朝修投资和顾宜投资分别控制公司50.00%、16.36%、2.80%、1.50%和1.50%的股份,合计控制公司72.16%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康鹏科技第二次闯关科创板。此前,康鹏科技因子公司衢州康鹏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衢州康鹏”)精馏辅助五车间内发生生产安全事故,一名操作工人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中毒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以及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发生事故,导致停产而影响上市。

2021年3月17日,科创板上市委表示,康鹏科技及其子公司在报告期内存在较多行政处罚,且在审期间频繁出现安全事故和环保违法事项,导致重要子公司停工停产,进而导致公司重要业务及经营业绩大幅下滑,且在内控方面存在缺陷。至此,康鹏科技首次上市申请以被否决收官。此次公司卷土重来再次冲击科创板,环保问题依然存在,内控制度依旧漏洞重重,是否能过审仍然有变数。

安全事故频发致人死亡 停工、赔偿致收益大幅下降

2020年2月24日,子公司衢州康鹏化学精馏辅助五车间内发生生产安全事故,一名操作工人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中毒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

衢州市应急管理局就“224”事故分别向衢州康鹏、衢州康鹏法定代表人彭勇以及当班主操祝超出具《行政处罚告知书》,对衢州康鹏处以2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对衢州康鹏法定代表人彭勇处以7.26 万元(2019 年年收入的30%)罚款的行政处罚,对当班主操祝超处以警告,并处于0.6万元的行政处罚。

来源:衢州市应急管理局

同年4月22日,衢州康鹏再次发生生产安全事故,当天处于试生产运行中的衢州康鹏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发生冲料事故。

“224”事件发生在精馏回收溶剂的过程中,主要为加热蒸汽管控不当且操作工未按规定收集物料,致使当事操作工中毒死亡。上述事故发生后,衢州康鹏第一时间停止生产,直至4月8日在衢州市应急管理局同意下,除事故车间外的其他车间才得以陆续恢复生产作业活动。

祸不单行,复工不到半月意外再次发生。“422”事件中,处于试生产运行中的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因操作人员未按规定滴加物料发生爆炸冲料事故。导致该反应釜毁损及部分周边管线损坏,但未造成起火、环境污染及人员伤亡。该事故发生后,衢州康鹏再次全厂范围内停止生产,至8月才得以全面恢复相关作业活动。

事故导致停工停产半年导致康鹏科技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受影响最大的是核心业务之一的LiFSI生产线。事故发生当年,LiFSI产品的订单执行受到较大影响,销售收入同比下降 20.00%。事故发生的3月至8月,LiFSI月平均产量由29.23吨骤降至3.25吨,产量仅之前正常生产活动的11%。

财报显示,2019年-2021年康鹏科技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87亿元、6.29亿元、10.05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41亿元、0.9亿元、1.34亿元。可以看到,公司在2020年经营业绩大幅下滑,这与衢州康鹏停工停产有很大关系。

子公司多次因环保问题被处罚 第一大供应商因污染被罚15万

康鹏科技所处的精细化工行业技术含量高、工艺复杂,在生产过程中可能产生污水、废气或固体废弃物,需要经处理达标后方可排放,因此在环保方面要求更高。康鹏科技及其子公司曾由于排污超标、废气未有效防治等原因多次受到行政处罚。

2017年因消防设施未保持完好有效,上海市普陀区公安消防支队据沪普公(消)行罚决字[2017]0099 号处以康鹏有限罚款4万元;同年因四车间、八车间和危化品仓库有挥发性有机物废气产生,未安装污染物防治设施,车间及仓库未密封,上海市奉贤区环境保护局据第 2120170381号对子公司上海万溯处以罚款6万元;2017年因未向规划管理部门申请建设工程放样复验,擅自新建二期扩建厂房建筑工程,上海万溯被处以罚款0.2万元;

来源:衢州市生态环境局

2020年子公司浙江华晶厂区末端废气处理设施排口及三车间废气处理设施排口甲苯浓度超标被罚26万元;次年该子公司又向污水集中处理设施排放不符合处理工艺要求的工业废水被罚21万元。

2021年12月,子公司API存在危险废物容器标签不规范、废物储存超期等不规范行为收到了新泽西州环境保护部的通知。在境外意见书出具日前(即2022年4月1日),API规范了相关行为,并与新泽西州环境保护部达成和解并支付7600美元的和解金。

康鹏科技2016年至2018年的第一大供应商均为泰兴康鹏,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3172.68万元、3382.05万元、3185.86万元、810.43万元,占各期总额比重分别为15.53%、14.72%以及11.53%;合计金额为1.06亿元。泰兴康鹏是一家液晶中间体、医药中间体生产的公司,原由Wisecon持有100%股权,Wisecon是一家香港企业,最终实控人是杨建华,同时是康鹏科技实控人之一。

泰兴康鹏于2018年因未按规定设置危险废物标识、申报登记危险废物弄虚作假和产生含挥发性有机物废气的生产活动等,被泰州市环境保护局处以改正违法行为并且罚款15万元。

来源:泰州市环保局

此外泰兴康鹏还存在环保重大违法违规行为。2014年4月至2015年4月期间,泰兴康鹏相关业务人员委托无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第三方处置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酸,后由受托方排放至河中。

2016年12月26日,东台市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2016)苏0981刑初148号),对张百锋等17名被告人作出刑事处罚判决,其中针对泰兴康鹏的违法行为,因泰兴康鹏委托无资质的第三方处置危险废物,东台市人民法院认定泰兴康鹏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十万元。

关联交易金额巨大疑涉利益输送 内控不严存违规转贷和担保

2018年-2019年,康鹏科技向关联方采购金额分别为1.10亿元、2464.47万元、732.97万元;向关联方出售商品、提供劳务金额分别为4123.79万元、3107.75万元、1626.16万元;向关联方出租金额分别为1237.57万元、1336.75万元、1387.33万元;向关联方承租金额分别为158.96万元、650.45万元、664.19万元。

来源:招股说明书

康鹏科技招股书称,公司与泰兴康鹏之间的资金拆出发生时,双方均为Chemspec International下属子公司,上述拆出情况属于子公司间的资金调拨,均以集团内业务发展需要为目的,已经发行人内部审批决策。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述关联方资金拆借均已清偿。

2016年、2017年,银行为泰兴康鹏发放贷款时,存在由银行受托支付予发行人的情况,发行人在收到相关贷款后将资金转入泰兴康鹏银行账户。2016年、2017年,前述转贷行为涉及的金额分别为4500万元及5000万元。

2017年-2020年,杨建华5度为康鹏科技提供担保,最高担保金额分别为9000万元、6000万元、5000万元、3000万元、5000万元。

此外,康鹏科技还存在频繁、金额不等的关联方资产转让、关联方股权转让。粗略估算,2016年-2019年上半年三年半以来康鹏科技与十余家关联企业发生关联交易金额合计已达到5.34亿元。

2年分红6.2亿超同期净利润 实控人杨建华家族独得4.5亿

康鹏科技2018年、2019年决议分红合计6.21亿元,按本次发行前杨建华家族72.16%的持股比例计算,杨建华一家三口落袋4.48亿元。值得注意是的,2018年-2019年,康鹏科技净利润合计才5.61亿元。

2018年3月1日、2018年5月31日、2018年6月19日,康鹏科技股东会分别批准向时任股东Wisecon分配现金利润人民币2.1亿元、人民币 2.39亿元、人民币0.92亿元,并均已支付完毕,合计现金分红金额达5.41亿元之多。

2018年11月29日,公司股东会批准向欧常投资、琴欧投资等全体股东分配现金股利合计人民币0.5亿元,并于2019年1月支付完毕。

2019年6月28日,公司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股利合计人民币3,000.00万元,上述现金股利已于2019年7月支付完毕。

“踩雷”五矿信托产品 5000万理财恐打水漂

招股书显示,2021年,康鹏科技购买了5000万元的五矿信托“璟川汇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理财产品。到了年底,该信托计划的初始债务人阳光城集团下属项目公司无法按时偿还借款,康鹏科技当年即确认了公允价值变动损失4848.75万元。2021年末该信托计划到期,截至2022年2月,康鹏科技只收回了78.75万。

根据康鹏科技首轮问询回复显示,2021年6月16日,康鹏科技开户银行招商银行上海分红外滩支行员工前往公司办公室现场推介招商银行理财产品,销售人员向该公司提供了多款理财产品和大额存单,同时重点介绍了上述信托产品,并说明信托底层资产是“购房者尾款”,提出与其他理财产品相比,该产品收益率更高,本金是安全的。推介材料显示“阳光城近几年在资产规模稳定增长的同时债务结构优化明显”。

康鹏科技投资信托理财产品时还存在“先购买后审议”的情况。梳理康鹏科技问询函回复时发现,公司在投资信托理财产品前仅经过了董事长杨建华、总经理袁云龙的批准,直到6天后才经过董事会临时会议予以确认。

对此,上交所要求康鹏科技说明购买信托理财产品的过程,并对公司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进行了问询。康鹏科技回应称,公司购买理财产品存在审批程序不规范情况,同时公司修订了《对外投资制度》,增加了“公司不对外投资信托产品”的条款。

但是财报显示,康鹏科技还在2019年-2021年,大量购买理财产品,“投资支付的现金”分别为84728万元、43087万元和98350万元。

存货余额暴增超46% 跌价比例远高于同行业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余额分别为2.41亿元、2.53亿元和3.71亿元,逐年上升。公司 2021 年末存货账面余额相较 2020 年末增加 11,746.73 万元,增长比率为 46.34%。其中公司库存商品、半成品(含在产品)和原材料均有比较明显的增加。

来源:招股说明书

而从跌价准备比例来看,公司在报告期末计提比例都在10%以上,最高达到15.14%,远远超过行业平均水平。细化分类后可见,报告期内医药和农药化学品的存货跌价计提比例分别为34.72%、18.90%和20.17%,各期计提比例均为各大类产品中最高。公司解释称主要源于长期滞销产品K0242和K0096、以及负毛利产品K0329K0335等。虽然医药和农药产品收入呈现爆发式增长,但发行人尚未形成规模效应的产品,目前主要依照客户需求生产,下游客户价格下滑或产品需要变化后,剩余库存未能及时销售导致长期滞销或负毛利。医药和农药产品报告期三年累计为公司贡献毛利1.26亿,保守估计下相关存货跌价损失占毛利润的比重已达15%,占比较高。

报告期内库龄一年以上的存货占存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3.71%、24.73%和14.09%。库龄结构看似正常,但发行人并未将库龄一年以上的存货进一步细分,无法辨别有多少存货是短期滞销,或者有多大比例已经形成超长库龄,信批质量存在瑕疵。

库龄一年以上产品后期去化基本不足50%,2019年产生的长库龄产品基本确认无法售出,而2022年对于前期2,263万元的长库龄产品去化金额仅有124.63万元,这部分产品极有可能面临全额计提坏账的风险。